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董辑:从经验到惊艳:作为一种写作的诗歌
http://www.shigecn.com   2011-10-29 21:15:38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如果要为21世纪头十年的中国诗歌确定一个具有一定笼罩色彩的关键词的话,网络首当其冲,网络的出现和普及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诗歌,这种影响不单单是发表方式上(呈现诗歌和呈现诗人)的影响,更是诗歌写作(从观念到语言)方式和方法上的影响。

五、
  梁雪波组诗《经验之书》中,还有一类诗歌与他目前正在经历的生活有关,这些诗歌,包括《杏花雨》《秋晨》《养老院》《生日》《雨打在脸上》《春天的防波堤》六首,其中《杏花雨》《春天的防波堤》是赠人诗,从古至今,赠人诗和咏怀都联系在一起,在赠人的同时诗人们往往也要抒咏个人之情怀,所以说,赠人诗同时也是“说己”诗。梁雪波这两首诗也一样,不但是写给赠与对象的,也是对自己凸凹有致的内心的某种袒露。
  《杏花雨》应该写于一个雨天,在一个雨天,诗人和友人相遇小酌,《杏花雨》这个题目带有足够的地域色彩,同时也不乏某种江南文人的闲雅之气。第一句诗语“雨是从书上逃脱的小小精灵吧”就足够出人意料,将雨和书联系在一起,并将雨比成“小小精灵”,一下子将作为一种自然现象的雨“变形”为诗中的意象,使“雨”获得了大于“雨”的诗歌意义;同时也很好的暗示了诗人自己和他所赠与的对象马永波的知识分子身份,只有爱书迷书的知识分子诗人,才会产生雨是从书上逃脱的精灵这一妙想。诗人随之对“夜”进行诗意的定义,然后以“内心的干锅”这一隐喻表达诗人对友人的友情同时也把饮酒小酌的气氛带进诗中,堪称妙笔。这首诗中,类似于“在雨伞和缝纫机还未相遇之前”(不但是对二人交往的的某种回顾,更是用典,让人想起洛特雷阿蒙的诗句。同时隐隐透露出英雄相见恨晚一当订交当大展身手于诗坛的豪气)“岁月也许会提早结束铁的幽暗”(“铁”这一意象的选择)“你用水的低音部弹奏着青铜往事”(“水”“青铜”这两个意象的确定、使用以及这两个意象和“低音部”“往事”相结合后所产生的诗歌所特有的张力、造境能力,也就是诗意呈现)“并把与生俱来的恐惧捏成词语的石子”(除了意象的使用外,注意“与生俱来”“恐惧”“词语”“石子”四个词的语义逻辑链,这是诗歌的逻辑链,充满了适度的变形、转化,而不是实用、使用语言的逻辑链)“一道幽蓝的光追逐着彼此飞溅的生活”(“幽蓝的光”的隐喻性)都是精彩的诗语,非功力高深者,难以写出这样精致的诗句来。
  《春天的防波堤》是另一种类型的赠人诗,它不是赠给一个人的,而是写给好几个人的,或者说是写给这好几个人所代表着的某一类人或某一类诗人群体的,为此,本诗的语感适时的由上一首赠人诗的倾诉改为絮语,以突出某种“交谈”色彩。相比于上一首赠人诗,这首赠人诗不但语速变慢,诗人还在诗歌中融进了更多的“经验”内容,比如对话的引用(“语言的乱石要用写作来打磨”“感性的人没有皮肤”,)、生活具象的直接呈现(江面、水流、船只、飚车少年、香客、菜地、泔水桶、骨头、口水、牙签、沙子等)等等,以此来扩充诗歌的空间,让诗歌面向更为广阔的存在世界。但是,这仍然不是一首口语的、生活流的或者叙事的诗歌,意象(诗歌、童年、铁锤、凿子、石头、语言等等)、隐喻(“像长于负重的老马”“全赖黑衣人阴晴难测的给定”)和想象力造成的变形(“气喘吁吁的诗歌穿过石头”“被温暖的碰撞增高了一米”)仍然是这首诗的主要特点,也是这首诗的与众不同之处。而更有意思的是,这首诗也是一首关于诗歌的诗。诗人们在游览山水、登高远眺的同时探讨着诗学和写作方面的问题,梁雪波巧妙地把这些抽象的话题和思考与眼前的景致串接到一起,从而使那些看似普通的意象,如江面、菜地、坛子、蝉、沙子等等,增加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深意。
  《养老院》《生日》是梁雪波本组诗歌中的特殊之作,说其特殊,是说这两首诗在选材、风格、语言质地和写法上都不同于另外那15首诗,在这两首诗中,梁雪波进行了适度的风格调整和技法调整,大幅度的消减了“歌唱性、想象力、意象、隐喻”等他诗写的标志性特征,增加了叙事、口语、生活原态呈现(生活流)等因素。这两首诗虽然对生活敞开,但绝对不是平面化的生活流、片段罗列式的“惟口语诗歌”,其中,《养老院》中那把“风镐”的象征、隐喻,《生日》一诗中的时光蒙太奇,仍然在证明,作为一个诗人,梁雪波具有良好的诗歌炼金能力。至于诗人在这两首诗里所表现出来的“母爱”内容以及现实生活所带来的窘迫感,在此不再絮叨。
  《秋晨》《雨打在脸上》是两首精彩的诗歌,作者在这两首诗中,将生活中的“经验”元素通过有效的写作方式化为诗歌,化为“书”,这是两首因为技艺娴熟而熠熠发光的“经验之书”。《秋晨》一诗是诗人早起后面对生活的诸多观、感、思的诗性“罗列”。一般来说,这类诗歌,重要的不在于诗人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而在于诗人是用什么方式说出了这些内容,也就是诗人是如何运用“写作”这个武器,从语言的森林中射落诗歌这个猎物的,如何“谢落”,才是这类诗歌的关键之处。《秋晨》为我们提供了这种“关键”。《秋晨》中,类似于“烟囱一样的皮靴/还没有被吆喝声擦亮”“还沉陷在一阵词的黑暗中”“怀旧的热流稀释了终点”“将这个清晨折叠成一枚枫叶”等句子都保持了足够的诗歌的强度,而
        “我装作晨练,穿过一行法国梧桐
                 几年前,儿子的小手牵着我
                 从这片摇曳的乐音下走过的情景
                 依然斑驳
                 如今我已经抱不动他了
                 而你们还那么挺拔,枯荣不惊
                 有一刻,我幻想着从晨练的身影中
                 出现父亲的容颜,二十年前
                 他还活着
                 他蓝色的球裤多么醒目啊
                 那两条标志性的白线羞涩地
                 贴着我的裤腿,熬过许多冬天”

  这一段中对时光的诗性处理更是精彩,儿子/父亲的出现使这个“秋晨”变得厚重而漫长,“秋晨”也因之具备了某种穿透时间的“永恒性”。
  不论从内容还是写法上,《雨打在脸上》和《秋晨》都比较像,都是诗人在生活中的有感之作,将生活段落变为诗歌段落,重点仍然不在生活本身,而在于诗人如何将生活变为诗歌。相比于《秋晨》的沉郁,《雨》更为干脆利落,语境也更为单纯,从而也获得了更为直击读者内心的力量。
 
六、
  《春日》《活着》《暮色中的芦苇》《老木头之歌》是《经验之书》中的第三类诗歌,这类诗歌也是最有梁雪波特点的诗歌——一种高度抒情,歌唱性调式、语感锋利尖锐而稳定、意象准确(第几次用到“准确”一词了)、语言精练的抒情诗。《春日》和《活着》都是独白式的抒情诗,只不过变换了一下人称而已,前者是“我”在倾诉,后者是“你”在呈现,在这两首诗中,诗人对自己内心的花纹进行了毫不掩饰的刻画,后者更是具备了“灵魂自画像”的特征。《春日》从现在入手展开歌咏,而《活着》剪接历史的片段,让“你”如同一根刺一样的从岁月中尖锐的突围出来,让时代一团和气的抚摸感到不适。如果习用以前的批评术语,《暮色中的芦苇》《老木头之歌》可以算成是所谓的“咏物抒怀”之作,只是少了一些“温柔敦厚”或者“思想正确”之气,作为成长的见证物,梁雪波的“芦花”是诗人曾经岁月的象征,而现在“我已没有希望坐上一束芦花、飞回北方”,一种成长的代价;而那根“老木头”,则是他灵魂骄傲而叫嚣的具象,这首诗紧紧的抓住“老木头”这一核心意象,用决绝、有力甚至不乏嘶呖的语调唱出了一种“旷野”上的“独自呜咽”,而“乘凉的男孩已经长大,落日熔金/他在天空深处放飞纸筝”这一隐喻触目惊心。而我敢说,“老木头”这一意象和隐喻,将是这个时代诗歌的重要收获之一。
  毋庸置疑,作为一个读者,我喜欢上述我提到的所有诗歌,喜欢他们的成熟、精致、严肃、血统纯正;但是,我更喜欢《经验之书》中那几首带有一定“思想探险”和“写作探险”色彩的作品,《看电影》《国庆节 》《一个人的广场》《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这四首诗歌给我带了足够有劲的阅读和思考,相比于上述那些诗歌的“标准化”,我喜欢梁雪波在这几首诗歌中所体现出的写作力度和精神强度。
  《看电影》和《国庆节》是两首具有足够“修辞学”意味的诗歌,也就是说,这是两首写得足够复杂的诗歌,在这两首诗歌中,线性的歌唱变为交织的叙述,词和意象变为叙事片段或生活碎片,隐喻和象征变为历史,虽然仍然控制有加,但是梁雪波已经在尽量偏离自己熟谙的写作范式,以开拓出新的写作领域,写出“新诗”来。《看电影》是对另一个诗人,诗人马永波《电影院》一诗的回声式致敬式书写,但是它不是一首诗和另一首诗的合唱,更不是一首诗对另一首诗的摹唱或者模(仿)唱,而是一种诗歌写作中的和声现象:从母诗出发,不是写出一首子诗来,而是写出另一首具有一定血缘性的母诗来。《看电影》运用娴熟的语言“叙述”了一段消失的历史,梁雪波的写作如同一把有力而锋利的铲子,把深埋入尘土的历史充满意味的挖掘了出来。关键的是,这首诗就像是一架具有“分岔”功能的摄影机,一面对准马永波的诗歌,一面照入幽暗的历史,然后合成某种复合式的属于梁雪波的影像。
  《国庆节》的写法和《电影院》基本一致,前者是从另一个诗人的诗中开始,后者则是从诗人国庆节时的一种个人生活行为——洗澡——展开,我不知道这首诗歌的具体背景何在,是源于一段实有其事的家族史,还是从一部电影、一本小说或者某个人的文章中找到了弹着点,不管是什么,作者所渴望达到的整合个人生活、历史、现实、虚构最后达成一种足够复杂的复调的叙事效果是达到了。这是两首充满写作意味的诗歌,抒情诗人梁雪波通过这两首诗歌告诉他的读者:我并不是只会或者只愿意歌唱。
  对一首具体的诗歌或者一个诗人整体或者阶段性的创作进行弗洛伊德式的探究(不敢称作是研究),从中找出某种诗写的“知识系谱”,是我的爱好之一。刚看到梁雪波的时候,我也面对他的诸多诗歌进行了一番诗歌精神分析,想从他的这些诗歌中找出他的诗歌父亲来,结果我只看见了若干海子和骆一禾的影子,或者说是他们带给梁雪波精神气质上的影响。梁雪波是一个成熟的诗人,至少在我看到他的诗歌的时候,他已经足够成熟,他已经能够有能力将他的诸多诗歌父亲或者母亲融化在自己的诗歌语言中。至少2005年以后,梁雪波已经是一个拥有自己写作指纹的诗人了。
  《经验之书》中《一个人的广场》和《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是这组诗歌中惟一能让我看见梁雪波的“诗歌父亲”的诗歌,前者让我想到了欧阳江河的《傍晚穿过广场》,虽然梁雪波这首诗歌本质上还是一首抒情诗,诗语呈现的方式也是梁雪波式的,和欧阳江河的玄想、悖论、混成、奇喻的诗歌有很大区别,但是我想“广场”这个意象也许是来自于欧阳江河,或者是潜意识的来自于欧阳江河。而且,梁雪波以“广场”为立足点,展开诗歌的胡旋舞的方式也和欧阳不谋而合。
  这么说绝不是说梁雪波这首诗歌是一首“子诗歌”,《一个人的广场》是一首独创性很强的优秀诗歌,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人”,紧紧贴着自己的生命经历和感受来展开有关于广场的诗思是梁雪波此诗的最大特点,他运用娴熟的意象和时光剪裁术,将个人的生命经验和广场这一笼罩性的具有足够公共象征色彩的“意象”互相缠绕在一起,最后创造性的提供出了一个“一个人的广场”。此外,这首诗歌所具有的现实性、批判性,介入意识和承担意识,使该诗具备了一定的“思想探险”气质和精神强度,作为后非非写作团体新晋者中的重要一员,梁雪波的这首诗歌让我想到了周伦佑锋锐宏阔的理论《红色写作》“体制外写作”等。
  《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让我想到了周伦佑的名诗《柏林墙倒塌后记》,但是梁雪波的诗也不是一首单纯的回声之作,在这首诗歌中,梁雪波无疑是想对重大题材进行一番诗性处理,以考验自己驾驭重大题材的诗写能力,我个人感觉,梁雪波这首诗歌虽然多少游移在他个人最为熟悉的风格和技法之外,回声多一些,但也不失为是一首佳作,其中历史与个人的蒙太奇式剪接和疏朗的口语式节奏是其特点。
 

相关热词搜索:董辑 梁雪波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楚雨:牙医诊所影射的世界:读沙马一组新作所感
下一篇:杨庆祥:“80后”诗歌的精神倾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