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董辑:从经验到惊艳:作为一种写作的诗歌
http://www.shigecn.com   2011-10-29 21:15:38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如果要为21世纪头十年的中国诗歌确定一个具有一定笼罩色彩的关键词的话,网络首当其冲,网络的出现和普及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诗歌,这种影响不单单是发表方式上(呈现诗歌和呈现诗人)的影响,更是诗歌写作(从观念到语言)方式和方法上的影响。

三、
  梁雪波将自己的这组近作命名为《经验之书》,我不知道他这个命名是怎么出现的,是源于什么,都有哪一些考虑,以后还会不会改名。在反复阅读了这些诗歌之后,我不觉为他的这个命名而深以为然。这个命名,不但廓清了他个人诗写的某种风格和向度,更是对诗歌写作和诗歌本质的某种揭示与烛照。
  对一个写作者来说,“经验”,可以简单地将之看成是书写主体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其中应该包括书写主体的感情、情绪、生活、见闻、阅读、思考等等所有形而下的生命感知内容,这些内容,也就是诗歌(文学)写作的题材或者素材。诗歌要写和能写什么?诗歌只能写经验。一个人不可能书写他经验之外的内容,不管什么样的诗歌,不管是多么的形而上,多么的奇想天外玄思诡异或者超验神秘的诗歌,都是经验的一种,或者说,都诞生自经验的温暖母腹。在这里,梁雪波用“经验”二字对一切无病呻吟、远离现实、伪情伪境、远离生命和复制仿写的诗歌做出了无声的拒绝。诗歌,或者文学创作,首先需要具备基本的内容,而这个内容,无疑就应该是“经验”。
  但是,我也注意到,梁雪波没有使用诸如“经历”“体验”“记忆”“生活”“现实”等和“经验”相类的词汇,而是使用了“经验”这个带有一定哲学意味和深度的词汇(作者也可能没有这类考虑),这个用词,为我们明了了梁雪波的文学品味。相比于“经历”的芜杂和低阶化,相比于“体验”的官能化,相比于“记忆”的简单化以及相比于“生活”“现实”的客观化、泛化,梁雪波选择了用更为贴近心灵的带有一定主观能动色彩的“经验”二字指代其写作素材,显示出了他的高起点和理性的写作态势。
  “书”,既是名词又是动词,作为动词的“书”,含有书写的意思,在诗歌(文学)写作中,书写即写作,即创作,即诗人的创造性劳动。而名词的“书”,则是创作的结晶,是智力的物质载体和形式,就诗歌写作来说,“书”,是诗人智力、思想和心灵创造物的集合体,也就是诗歌。
  梁雪波将自己的组诗命名为《经验之书》(类似命名以前似乎也有,匆忙中无从求证),在我看来,至少说出了三重意思,一是说诗歌写作本源于经验,二是说诗歌的出现是一种“书”的过程,也就是写出来的;三是说诗歌即“经验之书”——诗人根据自己的经验写作出来的作品。
  对梁雪波的这一大组《经验之书》来说,“经验”无疑是他正在经历的生活和情感,也就是其诗歌的素材;而“书”,无疑是指写作,指写作的艰辛的过程,是对生活也就是经验世界的一种语言炼金的过程;“经验之书”,当然就是诗歌文本,是诗人经过写作这种智力劳动而从语言中唤出的语言成品——语言炼金术产品。
  需要说明的是,梁雪波的语言炼金术更多是一种当代意义上的“写作行为及其产物”,而不是蓝波和超现实主义者意义上的通灵、幻觉、幻像、无理性等“炼金方式和产品”;更不是伪先锋们肆意破坏语言的无底线的情绪宣泄。

四、
  《经验之书》17首诗歌,多写于近两年,是梁雪波最近一个阶段诗歌写作的集中收获和代表性作品,可以代表梁雪波最新的诗歌追求和诗写水准。17首诗歌,按照内容,也就是“经验”,大约可以分为以下四个部分,一个部分可以称之为“书生活”,梁雪波在书店工作,本人又喜欢阅读,书是他经验中一个很特殊的部分,而书所包含和代表的精神财富与力量,又暗合他的生活定位和灵魂追求,书在此上升到了象征的高度,书是梁雪波与众不同的心灵世界的体现与透露,面对书而不是生活、城市,梁雪波用“书”这个意象为我们刻画了他的灵魂样貌;17首诗歌中,还有一部分取材于他正在经历的切实的生活——与朋友交往,生活中的见闻、观感,与亲人的日常往来等等,在这一部分的诗歌中,梁雪波加大了叙述的力度和客观化的视角,以此彰显他诗写的某种变化;17首诗歌中,另有一部分是带有强烈独白色彩的抒情诗,这一类诗歌是梁雪波的风格所在,也是他操持最为熟练的诗歌,在这些诗歌中,我们看到了他与众不同的内心与情感,梁雪波优秀抒情诗人的形象,也通过这些诗歌得以加强;17首诗歌中,另有几首带有一定思想探险和写作探险色彩的的作品,梁雪波似乎是想通过这几首诗歌,为我们确立和证明他的心灵向度和写作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他之前诗歌的急迫的语感和歌唱性的调式,梁雪波这一组诗歌显得深厚、沉稳,并或多或少的加入了一些口语的元素,虽然歌唱性仍然是梁雪波诗歌的主要特点,但是他已经有意识的将叙事带入他的诗歌,在以意象化诗歌语言为主的诗歌中,加入一些生活化的场景,以使他的诗歌敞向更为复杂和广阔的生活,从而体现出他所追求的诗歌的“经验”色彩。
  17首诗中,《午后》《流水》和《修灯的人》属于“书生活”部分。《午后》是一个书店工作人员午后时光的诗歌化呈现,“午后”作为一个时间概念,一旦被诗人写下并当成诗歌题目,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时间概念了,而成为某种隐喻并带有了一定的象征性。在梁雪波的诗中,“午后”带给我们的不但是一种时间的流逝感,更隐喻着某种生命状态和生命阶段。《午后》表面上写的是书店经营者(作者自己)在午后时光中“平常”的阅读生活,实际上却通过“这是午后,没有奇迹和相遇”“在竖立的书脊间专注地探寻/他挪动的双脚/像踩着从地狱深处升起的灯 ”“时光像窗外的汽车一样无声地流动 ”等诗句暗示出了某种生命本体正在感受和经历着的压抑、沉重和险境,其中“在午后进来的人们垂着翅膀/将呼吸放慢,一颗零度以下的心/发出单簧片的冷颤音”三句更是通过准确的意象(翅膀、零度、单簧片),合理的变形和想象,准确的道出了这个时代的平庸化、平面化特征。
《流水》更为深刻的写出了一个书店经营者/爱书者的“日常状态”,只是这种状态是“心灵状态”和“生活状态”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诗人与书为伴,这种相伴不单单是生活意义上的相伴,而是灵魂意义上的互相吞没,流水的时光中,诗人和书互相倾注,这种人书之间的状态,被梁雪波用准确、清晰、控制感十足的诗语表现了出来,意象的鲜明、突出和恰如其分是梁雪波这首诗歌的(也是他所有诗歌的特点)的特点,当然,其中也不乏适度的想象,以使漫步般的语感中出现更多诗意的跳跃。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上两首诗中,绵密纷沓的意象并不是简单地在一个维度上铺展,而是呈现出虚实错杂的繁复风格,我们从诗中看到,除了书架、阳光、吊兰、雨伞、焊花等现实物象之外,还有利维坦、小时代、地狱的灯、但丁、吸血鬼、夹边沟、道拉多雷斯大街、戴着礼帽的小职员、橘黄色的肖邦等等文本虚象,显然这些更多的是来自于书本和阅读。但梁雪波并没有特别突出这些词(比如标注书名号或引号),或许他正是借此有意模糊文本与现实之间的边界,而制造出一种虚实相错、在场与不在场相交叠的混合效果。他仿佛欣喜地发现了“书”作为精神和语言的载体的独特性,于是娴熟地把现实与虚构进行编织,将阅读经验和生活经验倾注于一炉、混杂不分,从而使诗歌的内部时空越出了狭小的“书店”,而张开多条触角,呈现出开阔的历史纵深感,并用自身的书写与那些经典文本构成一种隐秘而又克制的呼应。
  《修灯的人》是一首坚实、完美的诗歌,在这首诗歌中,梁雪波为我们演示了“经验”是如何变成了 “诗歌”,这是一首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诗作。“修灯的人”是生活中最为常见的一类人,所谓维修电工而已,但在诗人的笔下,他却经由诗人的运思而成为了一个“象征”,一种“隐喻”,其中,“灯”这个意象至为重要。“灯”所具有的照耀功能、发光发热功能,灯的“去蔽”能力,使“灯”这个名词一经进入诗歌,马上就变成了“象征”,具有了足够丰富的“隐喻”意。而“修灯的人”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但是因为他修理的是“灯”,而且是在“书店”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修理灯,而且还被诗人郑重地写入诗歌,因此,“修灯的人”已经不再是“修灯的人”,所以,我们必须站在象征和隐喻的高度上去看待这个“修灯的人”。读这首诗,我忍不住要赞叹梁雪波的成熟,一种写作意义上的成熟。他不但通过写作改变了“修灯的人”的属性,将之变成了诗歌中的一个“强指”,更在一首只有25行的短诗中容纳了足够多的“经验”,比如“姑娘们的脸庞”“节日”“童年的矮墙”“烛光中展开的情书”“暴风雨来临之前记下的颤栗的诗行”等等“经验”的出现,使这首诗具备了足够丰富的空间和足够漫长的时间。另外,类似于“熄灭的事物轻易就亮了”“人们假装拨准了内心的开关”“我看见从他鞋底掉落的一小块泥/让初春的书店松软起来”“光的瀑布从高处流泻下来”等画龙点睛般的句子也使这首诗歌更为诗意盎然,这说明梁雪波是一个具备良好诗歌技艺和文学想象力的诗人,是一个依赖美丽诗句的诗人而不是一个靠“情绪”的侵略性或者“道理”的深刻性取胜的诗人。
  一般来说,一个诗人,能在自己的写作中找到一个或者几个坚实的独创的意象(比如周伦佑的“大鸟”“刀锋”“象形虎”“变形蛋”“自由方块”“遁辞”;策兰的“黑奶”等),已经很不容易了;能够写出深刻的隐喻就更不容易了(比如艾略特的“四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等等),读《修灯的人》,我欣喜地看到梁雪波收获了属于他自己的独特隐喻。

相关热词搜索:董辑 梁雪波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楚雨:牙医诊所影射的世界:读沙马一组新作所感
下一篇:杨庆祥:“80后”诗歌的精神倾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