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组图:水泥上绽放诗歌之花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02:32   来源:深圳特区报   评论:0 点击:

香港兆基创意书院的多媒体剧场坐落在九龙一个偏僻街道上,从11月10日至13 日,“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1”的几场朗诵会都在这里进行。青灰色的水泥建筑,冷峻简洁的现代派风格,每场起伏于百人上下的观众,以及向晚街巷的人车零落,似乎都与当下诗歌的边缘位置相映照。
 
中国诗人西川在朗诵
中国诗人西川在朗诵
中国台湾女诗人零雨
中国台湾女诗人零雨
墨西哥女诗人玛丽娅发言
墨西哥女诗人玛丽娅发言
美国诗人赖特呼吁重视中国诗歌
美国诗人赖特呼吁重视中国诗歌
中国诗人于坚发言
中国诗人于坚发言
土耳其女诗人白江侃侃而谈
土耳其女诗人白江侃侃而谈
古琴助诗兴
古琴助诗兴


  香港兆基创意书院的多媒体剧场坐落在九龙一个偏僻街道上,从11月10日至13 日,“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1”的几场朗诵会都在这里进行。青灰色的水泥建筑,冷峻简洁的现代派风格,每场起伏于百人上下的观众,以及向晚街巷的人车零落,似乎都与当下诗歌的边缘位置相映照。

  然而,相对于这个举世瞩目的国际商业大都市,6场朗诵会、3场研讨会,近二十位来自世界各大洲的诗人,汉语、英语、俄语、德语、日语等多种诗歌语言的碰撞交集,无疑让香江的文学星空骤然焕发出别样的光彩。而对那些自诩文化绿洲的内地文人墨客来说,这一席为期四天的诗歌盛宴,堪称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迹。随着昨夜的闭幕朗诵会的结束,让我们再次将目光聚焦,看这些现代化的水泥地面上如何开出鲜艳的诗歌之花。

  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樽

  在水泥地上种花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于2009 年秋天创办,主导和筹办人是著名诗人北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北岛坦言,定居香港几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如何把诗意带到香港的途径,为此曾专门撰文《诗意地栖居在香港》。由于教书的缘故,北岛接触了大量的年轻人,最让他担忧的是香港的年轻一代。“他们从出生那天起,就被送上一条生产流水线――一生早已被注定。这条流水线看起来安全可靠,代价却是创造性与想象力被资本、被父辈、被媒体、被网络的劫持――他们没有好奇心,没有视野,没有读书欲,没有独立性,和自我表达能力……而年轻一代是香港的现在与未来,没有创造性与想象力的加入,一个再富裕的香港也是没希望的。”作为一个诗人,北岛觉得有责任去改变这种文化生态,而他自认所能做的,就是去激发打开年轻一代的心灵空间,创造与想象的诗意空间。

  2009年11月下旬,经过多方努力,由中文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等机构联合举办的“另一种声音: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横空出世。七位著名的国际诗人和十几位来自港台和大陆的诗人参与,诗会期间全部诗歌朗诵配有同步中英文字幕,并穿插音乐、画面与文字互动;“粤语诗歌之夜”专场强调国际化背景方言的重要性;两场专题研讨会“另一种声音”和“诗歌与翻译”加强诗人间的交流;与参与主办的拔萃男书院的学生座谈,使诗歌教育进入中学;由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多语种的诗歌专集《另一种声音》。由此,定下基调,决定将这一国际诗歌节固定成每两年举办一届。今年的诗歌之夜,则推陈出新、更上层楼。

  谈到在水泥钢筋森林的香港推广“诗意栖居”,北岛援引台湾编舞家林怀民“云门舞集在水泥中种花”的比喻,称“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也可称是“在水泥地上种花”。

  东西诗观的碰撞交汇

  一个好的诗歌节,邀请的诗人应有不同国籍,不同语言体系,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年龄层,以及比例适宜的男女比例。小小诗歌节,应有着国际的气度和视野。

  本次的“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沿袭了首届的成功经验,邀请参会的20位中外诗人均颇具代表性,俄罗斯的阿尔卡季?德拉戈莫申科,土耳其的白江?马突尔,爱尔兰的保罗?穆耳顿,墨西哥的玛丽娅?巴兰达,巴西的雷寄思?邦维希诺,印度的维瓦克?那拉扬南,斯洛文尼亚的托马斯?萨拉蒙,德国的西尔克?朔伊尔曼,美国的卡罗琳?赖特,日本的谷川俊太郎,旅日中国诗人田原,中国内地的西川、于坚和宇向,中国台湾的陈克华、零雨和罗智成,澳门的姚风,香港的王良和与叶辉。而为期4天的诗会期间,包括《大师与母语》、《词与世界》、《跨语际写作》、《汉语诗歌困境与出路》等多场讲座以及数场诗歌朗诵分享会,都体现了文化的多元共存特点。

  无论是形式质朴而现代的多场朗诵会,还是不同语言观点新颖的碰撞研讨,诗歌的火花时有璀璨的闪亮。

  本届诗歌之夜获邀诗人亮相的第一天,面对如何看待诗歌的边缘化、中国当代诗歌的国际位置等诸多热点问题,不同的诗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视点。美国女诗人卡洛琳?赖特表示,中国当代诗歌在欧美影响力越来越大,其是美国,中国诗人的作品很受欢迎。她呼吁,应重视中国诗歌的价值。

  而印度诗人维瓦克?那拉扬南则坦称,“在印度,中国诗歌能翻译成英文,且能出版的个案非常少。对中国诗人的了解微乎其微。”他因此非常看重此次的交流,称能参加本届诗歌节,接触中国大陆的诗人,让他感到非常荣幸,也受到不少启发。记者在几次与维瓦克?那拉扬南接触时,他都表现的像个求知欲很强的学生,不失时机地了解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在赠给记者的诗集上,他题字写下“从印度带来的好奇与爱”。

  在土耳其家喻户晓的女诗人白江?马突尔向记者表示,此前自己对中国几乎没有概念,通过诗歌让她接近了中国,她认为要了解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不妨就从阅读北岛、于坚、姚风、西川等人的诗开始。

  德国女诗人西尔克?朔伊尔曼认为,香港诗歌之夜为诗歌打开了一扇窗,让不同的诗人有机会接触不同语言的诗与诗人。“诗歌在世界各地处于沉静地位,很多时候不了解其他国家的情况。香港诗歌之夜把大家的诗歌翻译为不同的语言,我们该赞美其付出的巨大努力和辛苦工作。”

  汉语诗歌:困境与出路

  “汉语诗歌:困境与出路”是本届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唯一用普通话进行的节目。虽然口音南腔北调,确代表着所有华语诗人对母语诗歌未来的爱与期许。

  陈克华、零雨、罗智成、王良和、叶辉、于坚、宇向都从自己的创作和阅读的角度为汉语诗歌的困境与出路把脉。主持人梁文道以及香港科技大学的师生和前来的观众也都踊跃提出自己的疑问和思路。陈克华、宇向都从自身写作实践说明,汉语诗歌的困境,归根结底是自己的困境,而出路就在于自己勤勤恳恳的写作中。于坚则将汉语诗歌的困境提升为整个人类的文化困境。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日本文学翻译家、诗人田原以翻译与写作的双栖身份讲述了对汉语诗歌出路的另一种观察,他认为,僭越母语,用另一种语言进行诗歌写作,并不会伤母语的尊严。“诗人站在另一种语言立场上发言,那种暂时对母语的搁置和疏远更能加深诗人对母语的自省和审察,拓宽诗人对母语的思维空间,从而更能使诗人明了和领略母语与世界的关系。”

  宇向强调,不能用古典音乐要求现代摇滚、说唱、重金属,诗和歌是不可分裂的,“诗歌它本身就是心灵的歌唱。汉语本身有着十分鲜活的部分,我们就该用十分鲜活的部分去写作。”

  在香港诗人叶辉看来,汉语诗歌的困境与出路中国古代人就已说出了症结和解决方法。他举陶渊明的诗歌为例说,“所谓边缘,不是居住的城市,而是在诗人的心中边缘性的位置,如果你在闹市里面怎样住得安心呢?陶渊明在诗中自问自答,"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这偏就是偏僻、边远、边缘,你的心离自己很近,就可以离开了当下的数字化管理的社会,远离喧嚣,远离人云亦云。”叶辉还举例俄语诗人德拉戈莫申科的《同义反复》说明,现代人可以从其诗中“我们如何能够/上楼梯,下楼梯/脚不着地。”达到澄明自由的更高境界。

  诗歌一直

  处于塔尖的边缘

  如果说,每个与会诗人都是极为独特的个体,其作品是对缤纷世界敏锐的个性化反映,那么,当下诗歌被边缘化的处境却似乎是共同的。面对这个全球化问题,各个诗人在如何回应上多表现出特立独行的个性。

  本届诗歌之夜,从开幕前的记者招待会到多语种的《跨语际写作》的研讨,抑或是《汉语诗歌:困境与出路》的对话会,诗歌的边缘化以及诗歌的困境与出路都是最热门的议题。

  印度诗人维瓦克?那拉扬南,内地诗人于坚、宇向,台湾诗人零雨、陈克华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不屑于诗歌是否被边缘。于坚称,“诗歌在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占主流位置,它自古以来的历史,就是边缘的历史。在中国,被边缘的不只是诗歌,任何与人民没有关系的,比如美学、哲学、经济学等学问,都会边缘化,仅仅说诗歌边缘化的话,其实是一种偏见。”于坚认为,如果说整个社会是座金字塔,那么诗歌就一直处于塔尖的边缘,但这一切都不妨碍诗歌在少数人群中继续发展。他强调,诗歌从来就不会屈从于主流文化价值观的影响,即便是在娱乐至上的今天。

  维瓦克?那拉扬南表示,“在印度,也有很多人在讨论诗歌是不是走向死亡,诗歌一直处于边缘位置。但我认为诗歌是语言的财产,如果语言存在的话,诗歌同样存在。”台湾女诗人零雨认为,诗歌曾是主流,比如在中国的唐宋时期是以诗歌取仕,诗歌就必然是主流,而当这个时代过去,被边缘就不可避免。田原认为,诗歌边缘化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不需要在乎,正因为边缘,诗歌才显得可贵。

  西川用聂鲁达“每个时代都有人宣布诗歌的死亡”的话,来表明每个时代都会出现这样的遗憾,“但我觉得诗歌属于每个年龄,每个时代,使人变得更丰富。”

  澳门诗人姚风则激情四溢地专门给本报记者写下一段自己的诗歌观:诗歌是词语擦亮的一个瞬间,是平庸生活的一次意外,是现实的乌云积累出来的一道闪电。诗人要做的是抓住这个瞬间,这个意外,这道闪电,从而在提炼诗意的同时,关注生命的存在。因此,诗人除了对词语与世界的关系保持敏感之外,还应是个人性圆满的人。

  本版图片拍摄 廖伟棠

相关热词搜索:香港 国际诗歌之夜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诗神常远游 诗歌驻人间
下一篇:雷抒雁诗歌朗诵会在银川举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