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诗人学者研讨骆英诗集《7+2登山日记》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9 14:42:28   来源:文艺报   评论:0 点击:

《7+2登山日记》完整保留了人在濒临艰危时的意绪和情感、生命的局限以及它的诸多可能性。谢冕这样评价骆英的诗:“这是一位在世界的最高处、最远处也是最难处写诗的中国诗人。

在世界至高处铸造诗歌的奇迹

诗人学者研讨骆英诗集《7+2登山日记》

  登高望远,赋诗抒怀,向来都是诗人的愿望和情怀。古人的“登高”多为登山岭、登楼台,今天的诗人却有着非同凡响的“登高”机会,骆英就是一位有着丰富而奇特“登高”体验的诗人。从2005年2月16日登上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到2011年4月13日成功抵达北极点,6年多时间里,骆英不屈不挠,陆续完成了攀登世界七大最高峰且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的“7+2”壮举。在包括三上珠峰的艰难跋涉中,他用自己随身携带的纸和笔,记录下自己的观察、感触与思考,最终完成了诗集《7+2登山日记》。11月6日,这本诗集的首发式及研讨会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与会专家就骆英诗歌的人文精神和艺术价值进行了深入探讨。

  填补诗歌极限写作的空白

  诗歌是情感和生命体验的表达,当代中国需要有力量、有真切体验的诗歌。骆英说:“我在海拔8300米高度的时候,可能只有8岁小孩的智力,脑子想半天也集中不了精力,下笔就很慢,但那时写出来的诗歌非常具有现场感。”《7+2登山日记》完整保留了人在濒临艰危时的意绪和情感、生命的局限以及它的诸多可能性。谢冕这样评价骆英的诗:“这是一位在世界的最高处、最远处也是最难处写诗的中国诗人。诗集记叙了一个生命所拥有的全部丰富性和所能抵达的高度。诗人面对的始终是人生的极限,他选择面对,而不是规避。甚至在非常危急的情况下,他还不缺乏幽默感和轻松感。”

  “生命的奇迹铸造了诗歌的奇迹。”张同吾说,如果说诗歌是一种生命形式,那么当人把生命的潜能发挥到极致,使之登临精神的高地,从那里俯瞰世界和人生,从那里重新审视自我,便会创作出绝妙的诗篇。骆英以细腻传神的笔墨描绘了登山的过程就是与死神较量的过程,就是与自我挑战的过程,就是灵魂升华的过程,就是生命涅槃的过程。他以千姿百态的心理图像和入魂入骨的生命体验,构筑了一部奇幻而壮美的诗集。

  李小雨认为,以前没有人在挑战自己生命的极限、肉体的极限的时刻来写诗,骆英的诗歌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尝试。

  写出带有自己血肉的诗歌

  骆英十分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诗歌,他说:“这些诗都是我自己的,不属于任何人,是拿我的命换回来的,拿我的孤独、痛苦、绝望换回来的,是以真实的体验为基础。”他的诗歌关注自己生活的现场,善于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同时始终保持一种理想主义的情怀。

  “诗人眼界要开阔,胸怀要宽广,意志要坚定。”雷抒雁说,骆英在事业上取得巨大的成功,却在瞬间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置之度外,去挑战一个生死考验,一定是有着强大的精神和坚毅的品格。我们应该像诗一样生活、奋斗,然后写出带有自己血肉和生命的诗歌。

  艾克拜尔·米吉提注意到骆英诗歌的特别之处:“过去很多诗人依附于权贵或财富进行创作,而骆英这类诗人以自己的财富为基础,走遍了世界各地,就其感悟写出来的诗面貌一新,体现出强势昂扬、健康向上的诗风,值得珍惜。”

  骆英的诗在语言上通俗易懂,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会逐渐感觉到其中的“难”。张清华认为,这种“难”,归根到底是人格的“难”,就是一个已经有非常极致的人生体验的人,还希望有更高的体验——与天地精神的对话和往来。

  孙玉石说,骆英既能很好地经营事业也能写出优秀的诗歌,不断地追求人间的美和大爱,不断地追求超越极限、超越自我。为了实现人生崇高目标,他始终保有一种拼命的劲头,一种不达目的永不终止的强大信念。正是在这样的人生信念下,他的诗歌才会写得如此绚烂和美丽。

  与祖国、自然的多重对话

  作为一个诗人,骆英在登山的过程中,无时无刻不处在对话的状态之中——与山友对话、与向导对话、与自我对话、与时代对话、与祖国对话。特别是在与祖国、自然的多重对话中,诗人不断寻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

  在《7+2登山日记》里,有很多的篇章写到祖国,表达对祖国的深深眷恋和自豪。骆英说:“如果你是一个登山者又是一个诗人,你离开这个国家,你就会非常非常热爱它。”他说,诗集里边所有关于“五星红旗”、“中国”、“想念”的句子都是发自内心的,拿起笔就不由自主写出来了。骆英以一米九二的身躯,站在珠穆朗玛峰顶高高举起五星红旗的时候,就把祖国的含义、力量的标识、生命的火炬和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挺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骆英的“登山日记”中,每首诗都有写作的时空坐标,循此线索,我们得以理解登山过程的诸多曲折、登山者的喜怒哀乐以及诗人的心路历程。“对于天地自然,诗人由一个挑战者变成一个臣服者。”王光明说,通过登山,诗人慢慢感受到了自然的伟大,而在浑莽天地间、在无限世界里方知自己的渺小。树才说,骆英登山的过程,就是试图通过与大自然的对话,解决自己内心的困境。而这种内心的困境最终是否解决,只有诗人自己知道。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诗歌学会、文艺报社、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举办。 (黄尚恩)

相关热词搜索:骆英 7+2登山日记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诺奖得主中国遇冷 业内人士:诗歌市场不景气
下一篇:新书见证跨国恋:德国姑娘与诗人萧三相恋数十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