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7+2登山日记》:中国诗人填补世界诗歌极限写作空白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6 20:41:22   来源:新华网   评论:0 点击:

2011年11月6日,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7+2登山日记》在北京首发。这被认为是中国诗人第一次在世界最高处、最远处、最难处探寻诗歌梦想的生命文本。

    新诗代据新华网电(记者 任沁沁)2011年11月6日,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7+2登山日记》在北京首发。这被认为是中国诗人第一次在世界最高处、最远处、最难处探寻诗歌梦想的生命文本,以不可复制的人文精神和艺术价值,填补了世界诗歌极限写作的空白。

  诗人骆英是这本诗集的作者,诗集集结了他创作于攀登世界极点的漫长六年时间里的300多首诗歌。

  骆英自1976年开始诗歌写作,已出版诗集《不要再爱我》《拒绝忧郁》《落英集》《都市流浪集》《空杯与空桌》《小兔子》《第九夜》和小说《蓝太阳》等。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日、韩、蒙古、土耳其等语种。他是中国诗人中唯一完成世界七大峰登顶和南极、北极探险,即“7+2”项目的诗人。

  “7+2”是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和南北两极的极点,完成这一项目被称为登山界的“大满贯”、探险界的极限。到目前,世界范围内完成“7+2”极限探险活动的仅有15人。

  与其他登顶者不同的是,骆英在六年多的风餐露宿、艰难跋涉中,以诗歌形式,记录下登山时的观察、感触与思考。他对人迹鲜至的冰天雪地的万种险情、电闪雷鸣的雪崩、山友的骸骨、身边的死亡等的记载,完整地保留了人类在濒临艰危时的意绪和情感,生命的局限及其诸多可能性。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平原将骆英的“边走边唱”解读为一种“精神操练”,“一个稍纵即逝的血肉之躯与亘古不变的冰原直接对峙”。

  因为是“登山日记”,每首诗都有写作的时空坐标,读者因此得以了解登山过程的诸多曲折,登山者的喜怒哀乐,以及诗人的心路历程。

  “顶峰高耸头顶不动声色地等待给我致命一击\无所谓恐惧我一定能够登顶\我的坚强眼下让我内心感动\在8000米写诗自古谁能……”这是骆英在尼泊尔珠峰4号突击营地帐篷里写下的《8000米废话》。

  “雪夜 我走向世界之巅\在世纪的黑暗中一步步上升\冰川在远山中被怪鸟撕裂\我慢慢地走 背着沉重的灵魂……”骆英于2010年5月9日登顶珠穆朗玛峰前夕,在珠峰大本营创作了《登顶之夜》。

  2009年6月30日,在攀登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山的3号营地时,骆英创作了百则类似格言的短诗《山地遐想》,其中第五十五则写道“在高山上放声大唱\才是人类真正的歌手”“把生命灌注在岩石中\登山者就是山的顶峰”。

  通过诗歌,骆英带着读者一同进入人迹罕见的雪域冰山,进入空旷无垠的南极北极,站在天堂与地狱的临界线上,体验生命的坚韧和脆弱。

  “生命的奇迹铸造了诗歌的奇迹。”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研究员张同吾说,当人把生命的潜能发挥到极致,登临精神的高地,从那里俯看世界和人生、重新审视自我,诗歌便成为一种生命形式。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本诗集都是独一无二的。”陈平原说,骆英一边攀登,一边思考人生的意义,思考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这是一本公民读本,为国人在面对探险、登山这样的极限运动时,提供了一种感同身受、身临其境的心灵历练。”

  “‘7+2’,不仅是身体的到达,更是心灵、精神的到达。诗人勇敢面对人生的极限,而不是规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新诗评论》主编谢冕说,这些写在世界极点的诗篇,战胜了恐惧、悲哀,融和着泪、心血。

  骆英曾三次攀登珠峰,第一次于2009年5月17日在海拔8700米处因为冻伤选择退下;一年后他由尼泊尔方向成功登顶,迎着狂风在世界之巅擎起中国国旗,朗诵了2个半小时前完成的诗篇——“此刻 我站在世界之巅/眼含热泪面向世界/我等待朝阳升起作证……”2011年5月20日晨,他自珠峰北坡再次成功登顶。

  这种进退之间的体验,也让他悟道生命。骆英说:“我现在不会为没有登上一个顶峰而痛苦不堪,也不会因为一次决策失误或者生活中的错误而悔恨不已。承认你的缺陷、你的极限,以及你的失败,是让你立于不败的一个部分,是一种美德。”

  正是这种登山后不骄不矜、不卑不亢、平静淡定的心境,让另一个身份的他可以在风云激荡的商海里得心应手。

  以骆英为笔名的诗人,本名黄怒波,是中坤集团董事长。他的企业因购买冰岛一块土地的计划而受到瞩目。

  “骆英是成功的企业家、登山探险家、诗人。他以诗歌的名义将这三种身份整合了起来。”谢冕认为,《7+2登山日记》就是这“三合一”的产物。

  企业家王石是骆英登山活动的“山友”,他感慨道:“这是我第一次读到雪峰上的诗句。在世界之巅,登山技巧与体能可练,诗才的灵感无从练起。我深知,不是每个登山者都能像黄怒波一样,在巅峰能拥有另一个名叫骆英的诗歌世界。”

  在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眼里,骆英的身份和经历,背后代表着一种当代中国精神——生命、信仰、意志、勇气、挑战,这是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所不能缺失的。“探险精神对于一个人、一个民族都有积极意义。”

  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登山健儿实现了人类从北坡首登珠峰的历史性壮举,给国人极大的精神鼓舞和感召。半个世纪以来,一代代中国登山人不断挑战极限,用生命铸就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登山需要充裕的资金支持,以前这项探险运动是外国人的专利,而今伴随着国力的强盛,中国的体育和国际接轨了。”李致新说。

  目前,中国共有8人完成“7+2”,成为世界上完成该项目人数最多的国家。

  “当骆英以1米92的高大身躯,站在珠穆朗玛峰顶高高举起五星红旗时,他也把祖国的含义、力量的标识、生命的火炬和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挺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张同吾说。

相关热词搜索:登山日记 诗人 骆英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长江颂”全国诗歌作品大赛在张家港颁奖
下一篇: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追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