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北大教授谢冕批“口水诗”泛滥玷污诗歌语言之美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16:07:01   来源:深圳特区报   评论:0 点击:

一位是大陆著名诗歌评论家,一位是台湾现代文坛“诗魔”,两位年届80岁的“80后”聚首,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1日晚,深圳读书月专场之“在诗歌的天空下”——洛夫与谢冕关于诗歌的对话在深圳大学图书馆举行。

谢冕和洛夫
 

  深圳读书月专场之“在诗歌的天空下”洛夫与谢冕对话1日在深大举行

  当代诗人应有“社会承担”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一位是大陆著名诗歌评论家,一位是台湾现代文坛“诗魔”,两位年届80岁的“80后”聚首,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1日晚,深圳读书月专场之“在诗歌的天空下”——洛夫与谢冕关于诗歌的对话在深圳大学图书馆举行。洛夫、谢冕两位老先生就当下诗歌边缘化、诗人写作自我化以及诗歌被恶炒,庸俗化等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对话现场,谢冕更快人快语,直言当代诗人写作缺乏社会承担,写作变成了自言自语的“文字密码”。“为什么老百姓不爱读现代诗?因为拿不出能引发共鸣的好作品。这么多年,能让大家记住的现代诗有几句?”

  1

  “口水诗”泛滥玷污诗歌语言之美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诗歌则是文学这顶语言艺术皇冠上,最闪亮、最珍贵的宝石。“诗对语言的艺术要求是最顶级的。”谢冕教授说。他认为,中国古典诗歌之所以美,首先是语言美。而如今口水诗成灾。“五四之后,我们开始新诗写作,用白话为基本的语言手段,一些争论也随之出现。当年俞伯平先生说,我们不能为了白话而忘记诗。今天,我又重新提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因为口语而忘记诗。”

  洛夫先生则表示,他年轻的时候也曾向西方现代化主义倾斜。但是人过中年,他个人有了一个很大的觉悟——回眸传统。洛夫说:“而这种回眸不是回归。我们中国人写诗,不能不现代化,不能不吸收别人的东西,如西方人的好处,但是我们又不能停留在一般的西方。我强调的是中国化的现代诗,也就是参考西方的一些新的具有创意的美学思想,配合中国古典的、传统的美学思想结合、融为一体。”

  而这种转变融合的标志之一,就是语言的创格。洛夫先生还表示,台湾诗人的古诗痕迹比较多。“台湾的语言风格最不一样的是,书面语言跟口语混合在一起,我觉得这样既生动,又文雅。”洛夫说“大陆诗歌趋向于口语化。一些年轻朋友写的口语诗有如口水诗,不重视诗歌的美,这是可以改进的。”对此,谢冕亦深以为然。他进一步指出,诗人不能因为表达内容的需要,而忘记诗歌的艺术追求。

  2

  丢弃社会担当是当代诗人的痼疾

  在当天的对谈现场,一位深大学生、洛夫先生的衡阳老乡还现场朗诵了洛夫的诗歌《因为风的缘故》。谢冕称赞洛夫诗好。他认为“我是火,随时可能熄灭,因为风的缘故。”是值得传世的神来之笔。谢冕同时感叹,自上世纪80年代朦胧诗热以后,这样的值得被记忆的诗句越来越少。“在21世纪到来的时候,我满怀希望21世纪中国诗歌出现奇迹,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奇迹。11年了,没有出现奇迹,这是为什么?”

  究其原因,谢冕认为,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诗人们身上。“在朦胧诗初潮的时候,诗人们认为写诗就是要彰显个性,表现自我,而非关注政治。这在当年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诗人们在自我的世界里越走越远,两耳不闻窗外事。写诗成了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文字密码。”谢冕说“当今的社会变化又如此之快,这样的诗歌当然会离老百姓越来越远。老百姓不读诗也很正常。”

  谢冕进一步指出,丢弃社会担当,是当代诗人的痼疾。“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就记住了两首诗。两首都不是专业诗人的作品。一首是《生死不离》还有一首是《孩子,快拉住妈妈的手》。至于9.11,中国诗人几乎是失言失语。我不知道台湾那边怎么样,大陆没有让我们记住的诗句。”谢冕说“现在各地都在办诗歌节,大家对繁荣诗歌的热情很高。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创作状态。”谢冕对问题的解决同样持悲观态度。他表示,关于社会承担的问题他提过很多次,但是改不了。诗人们不接受这个。

  3

  诗歌有未来

  优秀作品是关键

  读诗的人越来越少,围观“梨花体”“羊羔体”的人却越来越多。对此,谢冕表示,网络炒作对诗歌是一种伤害。“我并不觉得,看梨花体和羊羔体的人多了,就表示中国诗歌又回暖了。”谢冕说“反而,我觉得这是一种审丑心理。老百姓认为,现代诗就这水平,我也能写。其实赵丽华和车延高,除了他们在网络上被炒作的那些作品,他们也有很多其他的不错的作品。不能以偏概全,全盘否认。”

  谢冕同时也指出,中国诗人写诗的确写得太快、太多、太滥、太随便了。“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姆自1954年发表诗集《17首诗》轰动诗坛后,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他留下的诗不过163首。”谢冕说。洛夫先生也表示,诗歌是很贵重的。他还说,写诗不仅是一个写作行为,是一个价值创造,对于生命内涵的创造,对于艺术境界提升的创造,这三者非常重要。“我希望,诗人们在下笔时要更慎重一些。”

  对于诗歌的未来,谢冕和洛夫在表现出忧虑的同时,更显示出信心。“写诗是不能致富的”。谢冕说“如果要发财,可以去写影视剧本。但是写诗是绝对不可能发财的。所以说,诗歌是很贵重的。”如果没金钱支撑,诗歌创作何以为继?对此,谢冕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人们对文化越来越重视。“这些年政府开始兴办大大小小的诗歌节,写诗的富裕阶层也越来越多。”谢冕说“只要诗人不断地拿出优秀作品,我相信,在一个有上千年诗歌传统的国家,老百姓一定会喜爱并认可的。”

  谢冕

  文艺评论家、诗人、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诗探索》杂志主编。

  1932年生于福建福州。1949年8月入伍,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60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

  洛夫

  生于1928年,湖南衡南县相市乡燕子山人。1949年7月去台湾,后毕业于淡江大学英文系,1996年从台湾迁居加拿大温哥华。

  洛夫是台湾现代诗坛最杰出和最具震撼力的诗人,为中国诗坛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由于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此被诗坛誉为“诗魔”。

相关热词搜索:北大 教授 谢冕 口水诗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重庆丰都倾力打造地方文化教材《名人笔下的丰都》
下一篇:白鸦:网络诗歌正在激活公民意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