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齐宗弟诗歌研讨在金山岭长城举行(图)
http://www.shigecn.com   2011-10-28 12:2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齐宗弟,笔名弟弟,1963年生,河北滦平县人。出版有诗集《过程》、《齐宗弟短诗选》、《在风中》等。

    10月22日,薄雾,秋阳,微寒,群山连绵,一群诗人出现在长城上。一幅红色横幅引人注目,中外游客纷纷驻足围观:原来,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诗歌聚会——齐宗弟诗会。诗人周瑟瑟、海啸、卧夫、张后、南方狼、水云烟、屿姬、张礼成、马爱云及齐宗弟等参加了活动。前一天晚上闻迅而来的河北承德诗人薜梅、作家董海滨、刘文、徐国志、沈文、韩闽山等参加了雅集酒会。在滦平大酒店,大家还对当前诗歌现状与艺术家的道德标准进行讨论,并对平民诗人齐宗弟的诗集《在风中》表示喜欢。

    在金山岭长城上,大家席地而坐,只见群山环抱,秋色正浓。诗会在周瑟瑟的主持下正式开始,诗人们的朗诵与风混在一起吹向群山。中央民族大学的学生与一些游客、驴友们也受到感染也加入了朗诵的行列。朗诵结束后,大家对齐宗弟的诗歌创作还进行了讨论。诗人海啸称:“齐宗弟是一位不容忽视的诗人,正如他在自己的诗歌中表述:真正的门是敲不开的。而我们聚在一起,却试图敲开他的这扇门,并感受、聆听门内的这片风景。”齐宗弟,笔名弟弟,1963年生,河北滦平县人。出版有诗集《过程》、《齐宗弟短诗选》、《在风中》等。下面是部分与会诗人的发言摘录:

    周瑟瑟:齐宗弟是长城脚下的诗人,长城伴随他成长,但长城并没有成为他诗歌的符号与象征,相反他把长城隐藏在他的抒情之后。他是一位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诗歌创作的中年诗人,从没间断诗歌写作,并且保持低调。《在风中》是他去年出版的诗集,黑色的封皮比长城的砖头还要沉重,读他的诗我读到了他情感的重量,他是一个外表随和伟岸,内心柔软淡定的好兄长,他的诗如他的人,没有功利目的的写作,写得大气,在艺术上又保持了80年代‘国风’之底色,不做作,不张狂,一路写来,我能从中圈出不少我喜欢的好诗。河北诗人扎实的抒情传统在他身上有很好的体现。同时我还欣赏他的日记诗,这些诗轻松自然,有着强烈的探索性与平民性,是一个坚持多年抒情性写作的诗人的一次成功的探索。今天我们能在长城上朗诵诗,这与在会议室读诗感觉完全不一样,长城踩在脚下,雾与云浮在头顶,我们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我们的声音滑过了长城,我喜欢这样的状态。

    卧夫:当天边出现一点微红,看不见一只鸟在飞,偶尔看见几匹马和牵马的人从草地上走过,漫不经心。这是齐宗弟诗里的某一意境,或者从苹果开始,所思所想不着边际,一个行走的人成为诗歌里的一个词。那么,一条鱼和一条蛇是怎样一点点地消失?齐宗弟的诗,在平凡中透漏着不平凡的内涵,常有许多额外的发现。比如,他知道蒲公英的梦做在空中,瓢虫在一朵菊花上曾经与一只害虫为伍,还知道“风筝也会痛。”诗人不能忘记的片段虽然被自己批判过,并不担心被积聚在一起的石头正在密谋什么,“而是他们一旦奔跑起来。”披上一件死鸟的外衣寻找家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使梦见鞋子被一匹马穿在脚上,一条破烂的船横于坚硬的岸,仍会让人感到平静,因为血并没有流出来。现在是现在的现在,影子是影子的影子,包括诅咒和墓碑。诗人身为最后一个寻找家园的孩子,尽管齐宗弟经常做出舒缓得不能再舒缓得样子,把昨天剩下的红酒咽下或者倒掉,也难以把自己和自己的名字分开,因为他把秋天的叶子唱得体无完肤,并总是向另一个夜晚张望。

    南方狼:每一个诗人的作品都有一个贯彻始终的中心意象,多年来,齐宗弟先生用汉语之石搭建了一座诗与歌的长城,这个城有历史的积淀,有地理的峭拔,因此有一定的高度。我认为读齐宗弟应尝试着理解那些词语之外所涵盖的部分。诸如他的一首短诗《废弃的马车》,就以对一辆马车的缅怀延伸到对文化与体制的思考,耄耋的长城、衰落的国家都可以是这架破败不堪的车辆,那匹消逝的健马会不会在日出时归来,呼唤与等待之后,或许会有一种全新的伟力重新拖动车乘,向最自由处飞驰。而苍茫大雪覆盖了整个国度,对话的可能完全被阻隔,被取缔,在诗歌结尾,齐宗弟望车长叹,“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严冰般的沉默,这正是一个时代的深层悲剧。

    张后:齐宗弟虽身在偏隅,诗却有大诗气象,燕赵情怀在他的诗里有很好的传承,但他却不属于河北的诗人,在某种程度上,他超越了许多前辈,他诗的淡定,有一种“千帆竞过后”的闲适,这是极其难得的,这是一种优雅,我们在商品经济大潮的蠕动中已经很难见到如此步履从容的写作了,齐宗弟的出现令我们思考。

    水云烟:他足下四方干净,他脸上被风挤着,他在梦里把大山从左移到右,夏天他为花儿写了38首诗,但没作为政客在雨天打伞,秋天他的脸上仍是农民的本色,他在风中梳理心中的万千意象,他还学会了屏息潜水,一猛子扎下去,他的诗歌在汉语里潜行。对文字的一个初吻持续到年近五十依然激情饱满,在他朴实又抒情的诗歌里,他是那个永葆青春的少年。
玙姬:群山万壑之中,捧读齐宗弟先生的诗集《在风中》。当风与风相遇,骨弦弹奏之声润入万物,诗如山脉,山脉如诗,在风中岿然不动……

    针对大家的发言,诗人齐宗弟称:我很高兴的是,这么多年从未有这么多的诗人在一起讨论我的诗歌,这对我来说是个难得的学习和交流的机会。周瑟瑟提议在金山岭上开个小型的诗会,在长城上朗诵诗歌、探讨诗歌不是更有意义嘛?我一时有些不好意思,但得到了同行诗人们的一直赞同。我们背靠长城,大家分别朗诵了我的诗歌,朋友们还就我的诗歌创作分不同的角度谈了很多意见和建议。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这么多的朋友研讨我的诗歌,内心确实很感动,也有了巨大的收获。更令我高兴的是,有好多来金山岭长城旅游的大学生、驴友们也加入了我们的活动中,我感谢大家对我的创作的支持。

相关热词搜索:齐宗弟 诗歌 研讨会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芙蓉锦江》总第11期推出60位外国诗人作品
下一篇:“负载与穿越”文化传承与当代诗歌路径研讨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