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翻译 > 正文

洛尔娜-克罗奇的译介和诗歌[加拿大]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4 10:31:34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洛尔娜·克罗奇(Lorna Crozier,1948-),加拿大著名女诗人,曾获加拿大总督奖、加拿大作家协会诗歌奖等重要奖项。目前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创作系主任。主要诗集有《内心的天空》;《人和野兽》;《没有我们,花园将继续存在》;《创造老鹰》;《光带来一切》等。

      洛尔娜·克罗奇(Lorna Crozier,1948-),加拿大著名女诗人,曾获加拿大总督奖、加拿大作家协会诗歌奖等重要奖项。目前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创作系主任。主要诗集有《内心的天空》(Inside is the Sky,1976);《人和野兽》(Human and Other Beasts,1980);《没有我们,花园将继续存在》(The Garden Going On Without Us,1985);《创造老鹰》(Inventing the Hawk,1992);《光带来一切》(Everything Arrives at the Light,1995);《忧伤时刻》(The Blue Hour of the Day: Selected Poems,2007)等。
 
 
      诗歌是为沉默的事物赋予声音
 
      倪志娟
 
      或许我们可以首先从声音进入洛尔娜·克罗奇的诗歌之中——她喜欢朗诵,经常在不同的场合朗诵自己的诗歌,也朗诵其他诗人的诗歌。当有人问她:你为什么要朗诵诗?她会带着沉思的表情说:“诗歌总是试图说出无法被说出的东西,诗歌要回答一些萦绕着我们的大问题,诸如‘我们为什么存在’之类的大问题,诗歌试图用声音靠近神秘,引诱你进入一个不同的认知世界。”克罗齐相信一个词的意义一半由其写在纸上的形态表达,而另一半则由其物质性的声音传达。声音如同火焰,点燃读者的内心,带来强大的感染力。
      克罗齐的诗歌带有强烈的自传性质,她描写的主题侧重于人与人的关系、自然世界、语言、记忆和认知等,与她童年的生长环境、与她的家庭和内心世界紧密相连。她于1948年5月24日出生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西部的一个草原小镇,童年家庭贫困,父亲酗酒,生活中充满了过多的阴影,这种阴影后来始终笼罩着她的诗歌,与她的草原情结交织在一起,成为她独具特色的诗歌特征。
      在她的诗歌中,草原意象一方面贯穿着她对大自然的深厚感情,她曾经说过:“穷尽我毕生的写作,没有任何篇章会珍贵到值得为了它而毁掉一棵古树,哪怕是树上最小的枝桠。诗篇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表达了对生命的尊重。如果为了创作和出版它,使我们脆弱的地球上那些森林和动物被牺牲掉,那么诗歌的灵魂也将随之死去。”这大概也是她热爱诗歌朗诵的原因之一,朗诵可以代替纸张促进诗歌的传播。不过,另一方面,草原在她的诗歌中又不仅仅只是一个自然环境、一个物质的实体,而是带有形而上学的抽象意味。草原上变换的季节与景象,草原的辽阔与空旷,代表着童年的向往与忧伤,也代表着一个不可企及的自由与幸福之梦,仿佛一种天堂的幻影。
      克罗齐在诗歌中也经常会回到父亲和母亲的主题。父亲的形象往往与粗暴、冷漠、酒精和烟草的气息相联,她描写了与父亲之间复杂的情感纠葛,既有对父亲的恨,又有对父亲的爱以及与父亲假想的和解,父亲的形象总是带来一种失落和怅惘,如同一块不可抹去的黑色阴影,又如一种永远被期待却又永远缺席的温暖。相比之下,母亲的存在显得弱小、迷茫和虚无,是烤箱中被阻隔的光,无法给她带来真正的依靠。但她和母亲是相互取暖的陪伴者,母亲的个体命运如同一种宿命在她的生命中暗暗传递。通过父亲和母亲的形象,克罗齐探讨了两性关系,以及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这使她的诗歌具有鲜明的女性主义立场。
      克罗齐也重视加拿大的传统神话和历史,她的处理方法是将这些神话和历史与自己所经历或者所观察到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在看似对日常生活的描写中,植入了神话与魔幻的色彩,她的中心意象,包括面包、手、光、草原、天空等等,以及各种人、物形象,比如信使,蛇,马,蔬菜、孩子和渔夫等等,都带有一种变形,既内在于又超越于日常世界,既具有明确的主体的、政治的立场,又有精致的技巧和客观视角。克罗齐还注重以女性主义的立场,挑战既有的神话体系,对传统神话和历史进行再创造,在其中加入了女性视角或者女性的声音。这种神话变形使克罗齐的诗歌具有一种幽默的特质,如《是什么如影随形》、《蔬菜的性生活》等诗,在看似游戏的笔墨中,包含着严肃性的思考。
      克罗齐热爱写诗,享受写作的过程,她认为这一过程是流动的,是词语自动涌现在纸上的过程,摆脱了意念的审查,这一过程需要高度的专注,如同生活中忽然停顿的一刻,停顿于一种美和纯粹,“当诗歌被推进生活之中,当它暂停在沉默与存在的边缘……仿佛你整个身体长出了成熟的触角。”写诗是对生活的重新发现,是对沉默的抗拒,是为沉默的事物赋予声音。一首诗写出来之后,她会放置数月甚至一年,然后再开始修订,这如同创造一个全新的事物,伴随着创造的愉悦:“我们了解那种感觉,当我们还是小孩时,我们都拥有这种愉悦,但是当我们长大之后,我们却丧失了它。”
      克罗齐的创作能力丰厚,已出版了十多部作品,诗歌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上流传甚广。她目前任教于加拿大维多利亚创作系,教学并创作诗歌,曾先后获得加拿大诗歌总督奖、加拿大作协诗歌奖、国家杂志奖等多项重要奖项,2004年,还获得了维多利亚授予的杰出教授奖和里贾纳大学颁发的法学名誉博士学位。

相关热词搜索:洛尔娜 克罗奇 译介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奥基格博诗选[尼日利亚]
下一篇:狄布诗选[阿尔及利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