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访谈 > 正文

北岛再谈诺奖得主:野兽怎么活,诗人就该怎么活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7 20:19:43   来源:南方周末   评论:0 点击:

北岛还是特朗斯特罗姆的第一个中译者,1984年第4期《世界文学》发表了北岛以石默的笔名从英译本转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六首》。北岛后来回忆道:“相比之下,我们中国诗歌当时处于一个很低的起点。”

    “野兽”以外的社会责任

    南方周末:你在《时间的玫瑰》中写到的九位诗人,除了以小说获奖的帕斯捷尔纳克和现在得奖的特朗斯特罗姆,其他几位都未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但他们的创作都是可以传诸后世的杰作。为什么好的诗人往往会被诺贝尔文学奖忽略?

    北岛:这个话题比较复杂,得分开来说。首先,我提到那九位诗人大都生活在动荡的年代,由于战乱或专制,其中大多数死得很早,往往死后才得到广泛承认;第二,诗歌是文学之冠,这门手艺难度高,优劣难辨。这也说明为什么就总体而言,在诗歌方面评奖的误差比较大;第三,我认为,这与瑞典文学院对现代主义文学艺术、西方中心观和冷战思维等缺乏足够的反省有关。

    南方周末:你在选择你最喜欢的九位诗人时,你的标准是什么?或者说,“你喜欢”可以翻译成怎样的标准?比如你并未选择金斯堡。

    北岛:诗人判断的标准是非常个人化的,甚至带有强烈的排他性。在我看来,诗人优秀与否首先取决于原创性,也就是看他是否会为世界的精神财富增添一点东西,而不是成为这个喧嚣的时代的回声或噪音。我选取的九位诗人中,写作时依然健在的两位是托马斯和楚瓦什诗人艾基,对一般读者来说是陌生的。但我认为他们远比那些“流行的”桂冠诗人们棒多了。至于我推崇的理由,还是要读读我那本书才知道。很可惜,艾基于2006年死于癌症,他的离去使国际诗坛更加黯淡了。

    南方周末:诗歌在20世纪上半叶经历过一个黄金期,产生了所谓“国际诗歌”。什么是“国际诗歌”?在黄金期之后,还有所谓“国际诗歌”吗?为什么?

    北岛: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首先我所说的“国际诗歌”不是一个概念而是某种现象和潮流。这恐怕和国家、语言和文化的开放有关,尤其到了20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各个语种的文学通过翻译互相沟通,从而产生了跨种族跨语言的国际性影响。打个比方,一个中国诗人在古代不需要了解外国文学就可以写作,而在当今这个世界则完全是不可能的。我在《时间的玫瑰》一书中所说的,国际诗歌的黄金期是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与两次世界大战有关,正好也是现代主义文学艺术处在高峰的状态。这两者间的互动关系值得进一步探讨。

    到了今天,可以说国际诗歌又产生了某种变异,这与以商业化娱乐化为主导的“全球化”有关,迫使“国际诗歌”进一步边缘化了,这一劣势反而赋予它新的使命,那就是进一步强调诗歌的异质性,用“异质的”全球化对抗资本与权力合谋的“同质的”全球化。

    南方周末:诗人显然无法成为一个职业,无法成为谋生之道。诗人又是极其“专业的专业”,诗人如何生存?在古代有所不同,在当今时代,他们如何生存?诗人的江湖是怎样的?

    北岛:写诗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职业,否则诗人很容易被“职业”毁了。这就像野兽和家畜的区别。为什么当代美国很难出现伟大诗人,那就是被大学“圈养”的结果。中国的问题也差不多。其实野兽怎么活法儿,诗人就该怎么活法儿。

    南方周末:你本人不仅在编辑一本刊物,而且在操持一个国际诗歌节。你的用意是什么?

    北岛:我正从“野兽”变成“家畜”,好在时间不长,我时时提醒自己,可千万别“上套儿”。

    说到正在筹备中的第二届“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将于2011年11月10至13日进行。这是我到香港后,和同事同道共同创建的一系列诗歌活动的一部分。本届诗歌节邀请了十位外国诗人和十位汉语诗人,为每位诗人出版一本多语种的袖珍版诗集。这在全世界的诗歌节中是独一无二的。还有另一个项目“国际诗人在香港”,每年分别请两位国际诗人到香港小住,和市民、大中学生、本地诗人进行交流。由牛津大学出版社为每位国际诗人出版一本精美的双语诗集,并事先组织专门的诗歌工作坊,由专家或译者主持。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充分利用香港这样的平台,通过翻译、出版、朗诵等一系列方式,逐渐改变这里的文化生态。这需要小小的野心,外加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我看来,这是诗人作为“野兽”以外社会责任的一部分。

    南方周末:你经历过中国诗歌的黄金时期,又多年在大学里讲授诗歌,据你的经验,诗歌阅读在不同的地域、不同时段有怎样的热衷度或者冷漠度?为什么?

    北岛:我曾开玩笑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写诗这件事是人人平等的,有钱没钱的平等,有知识没知识的平等。我原来在美国大学教创作,现在又转到香港的大学,也教类似的课程。我认为,无论在哪儿,现代教育这个系统肯定是出毛病了。而且基本规律是,往往学历越高问题越大。到了大学这一层,头脑中的开关已基本转换了——缺乏想象力和创造性,更别说读研拿博士,那基本上就算完了,跟短路差不多。所以我认为诗歌教育要跟现代教育抢时间,越早越好。我现在开始和香港的中小学挂钩,希望能把诗歌教育理念带给孩子们。

相关热词搜索:北岛 特朗斯特罗姆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凤凰卫视访谈】:席慕蓉:安静的少数
下一篇:对话席慕蓉:现在写诗是对自己的整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