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访谈 > 正文

柔风:鼓浪屿上访舒婷(两代诗人的对话)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1 17:19:20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栖身于鼓浪屿的广场,有一种置身于天外的感觉,这里不就是世外桃源吗?就是缺少了桃花,但有另外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点缀着,同样令人赏心悦目。最为别致的莫过于广场中央的八爪鱼雕塑,八只锋利的爪子伸向四面八方,正映半句楹联喜迎八方客。

                                 八千里路云和月
  
    本打算去海南参加一个笔会的,椰树下文学网的兄弟们的热情令我很感动,但由于七月份正赶上学生放假,坐火车好象一成为一种时髦,太多的人紧跟着这种潮流,这潮流已被人挤的水泄不通了,此时买湛江的火车票已是痴心妄想。其实 去海南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天涯海角一直是我很向往的地方,另一个就是我很想见一见我很喜欢的几位作家,韩少功、蒋子丹以及海南青年作家协会的主席李少君,还有就是那个叫我喊他大哥的洪子。
    从合肥的火车站出来的时候我很有一种失落感,去海南的想法已经成为泡影,这让我又一次知道了计划没有变化快的道理其实在生活中其实无处不在。然而中国的南部一直是我很牵挂的地方,并且这牵挂已屹然成为一种清结,甚至成为一种信念,当一种牵挂已成为信念的时候,再想去改变已是徒劳。于是我毅然买了去厦门的火车票,一直很喜欢舒婷的诗,这一次我决定去拜访一下舒婷!
    火车开动的刹那我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窗外的景物在慢慢的后退成一条射线,车轮与铁轨撞击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神秘的教堂传来,那声音在召唤着我——到远方去,尽管八千里路云和月......


                                诗意的厦门

    福建一带山色秀丽,虽不能用巍峨一词来形容,但那一路的山总是连成一片,这给人一种很亲密的感觉,不象其他地方的山,一座一座傲然挺拔,显的很孤立。漳州的香蕉真的很便宜,一元钱可以买好大的一串,并且味道很鲜美,口感特别的细嫩柔滑。
    到厦门的时候天色微暗,时已接近黄昏,但车站附近仍旧人生鼎沸车水马龙。毅兄草已站在站台撒谎能够高举着一个拍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那天晚上 ,他请我吃了很好的福建特色菜水煮活鱼,我们说好第二天去鼓浪屿拜访舒婷,顺便看一看大海。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起了床,走出旅社变是环岛路公交车上午站牌,可以直达轮渡。清晨的厦门显的格外的清爽明净,丝丝海风透过车窗迎面拂来,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湛蓝的大海像是一面镜子,反映着美丽的充满诗意的厦门。
    很快便到了轮渡码头,虽是清晨,但游人已经如织。据说鼓浪屿是个非常的旅游胜地,每年大约有一千多万游客来此地,这个原来较为安宁的地方如今已热闹非凡。第一次坐轮渡漂泊在大海上,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凭着船栏远眺,视线所及一片汪洋,而对面就是台湾,隐约可见一些工厂高耸的烟囱,以及一些像似旗子之类的东西随风飘扬,像是远方的兄弟在向我们招手。
    栖身于鼓浪屿的广场,有一种置身于天外的感觉,这里不就是世外桃源吗?就是缺少了桃花,但有另外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点缀着,同样令人赏心悦目。最为别致的莫过于广场中央的八爪鱼雕塑,八只锋利的爪子伸向四面八方,正映半句楹联喜迎八方客。广场上的音箱里正放着古典的乐曲,这让我感到舒心的同时也感到茫然——鼓浪屿这么大,有这么多条街这么多条路,我上哪找舒婷呢?
    只好把心绪放一放,先看看风景吧,找了一处很幽静的地方,我坐了下来。这时旁边走来一位民间诗人,我和他聊了很久。说真的,我一直对民间的艺人很崇敬,在生活几乎都不能自已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安贫乐道不为窘迫的生计所屈服而始终艰守他们心灵的最后一方文化净土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给他看了我写的几首诗歌,《枯叶蝶》《陌生》《含羞草》等,他看着看着就激动起来,连口称赞好诗好诗,并大声的朗读起来,还引来好多好奇的游客前来围观。
    好几个少年要我为他们赋诗,我便也欣然同意了。趁着刚刚的感慨万千,我随手写下了鼓浪屿上鼓浪急沙逐朝追思无堤。突然我看见海边飞过一群海鸥,恰与身边迎风飞舞的垂柳叶子相映成趣,于是我又写下了垂丝万缕成云雨悬叶一片是沙鸥,我把他们送给那些喜欢诗歌的人。他们还是围着我不肯离去,为的是要我为他们签名。


                                   三顾茅庐  不见诸葛

    费了很的周折,才打听到舒婷家的住址。最后那个杂货店的阿姨用卖商品的眼光对我说:“她家就在那个巷子,我是跟你说过了,至于她见比见你,我就不知道了......”
    穿过福建路泉州路,再到龙头巷,向左一转,踏入中华路,一排明清古宅的旁边,有一个很深的巷子,巷子的尽头有一扇说不出是古老还是现代的门,门是虚掩着的,用手轻轻一推,那门变吱一声向我敞开了。这时候眼前一片明亮,可谓赫然开朗,一个小院子,里面满是花草,青色的桂圆在枝头招摇。舒婷的家是住在二楼的。踏上楼梯,眼前有是无数的花草,吊兰轻盈的从栏杆上垂下来,象是刚刚写过的一首美丽的朦胧诗。
    轻轻地敲一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声,又敲了一边,还是没有人应声,可能没有人在家,我只好悻悻然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便又来了。心里还是有一丝紧张,说不出是激动还是惶恐。还是敲门,这次她家的阿姨走了出来,问我找谁,我说舒婷阿姨在家吗,她说不在开会去了,我有问那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不知道也许是今天晚上也许是明天,我说那她回来你把这包茶叶交给她,她说那可不行舒婷交代过不可以乱收东西,我说没有什么我这不能算是东西只不过是从家乡带来的一点茶叶,她还是说不可以 ,我说那我就写一张留言条吧,于是我就在一张小纸上写了这样的一段话:
   “舒婷阿姨,我是一名来字安徽的缩小诗人,带着对诗歌崇敬与执着,不远千里来此拜访您,冒昧的打扰您真的不好意思,还请你原谅。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与你探讨一下新诗的现在未来以及发展情况。也没有什么礼物带给你,这一包茶叶是我母亲亲手烘制的,原您在深夜里写作疲惫的时候泡上一杯,定可以清心定神......”
    第三天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里面还是没有应声。我便又轻轻地走下楼去,这次我要等,感觉告诉我今天是一定可以见到她的。
   

                                     再次登门 柳暗花明
  
    又跑出去转了一圈子,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回来,这次我没有敲门,只坐在楼下等,过了一会儿,她家的保姆看见我了,我对她笑了一下,她也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便又进屋去了。一会儿,一个面同慈祥容光焕发的阿姨向楼下看了看,我也看了看她,“这和舒婷阿姨的诗集封面上的照片怎么这么像?”我在心里想着,但还不敢确认,这时便有一串温和的声音传来:“柔风啊,进屋来坐......”是她,是舒婷。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应了声好便飞快地上了楼梯,走进舒婷家里。
    这时的心情只可用四个字来形容——柳暗花明。


                          与舒婷的对话(新诗的现状及未来)

    柔风:舒婷阿姨,这次冒昧来访,打扰你了,真不好意思,  此向你说抱歉。
    舒婷:哪里的话,别这么客气,很高兴你这么远来找我,同时我也很感动,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对诗歌很有诚意又很执着的孩子,说来我们是很有缘分的,我家的阿姨就很喜欢你,受你看起来特别的和蔼 有灵气,说真的,来我这访问的人很多我一般人是不见的,不是不想见,主要是人人都见,我就会失去很多时间,而没有时间去写作了。
    舒婷:你坐一会,我去给你泡杯水,(说着她给我端来一杯水,还有很多饼干等小吃,她真的把我当孩子了)我对她说了谢谢,她又问我:吃饭了么?
    柔风:(也不管客气了)还是早上喝了一杯豆浆,吃了一个大饼。
    舒婷:那阿姨快烧饭给柔风吃,柔风啊,你怎么不来早点?阿来刚刚来了,本打算等你来,我请你们一起去饭店吃的,也好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柔风:是这样的,其实我来得比较早,也敲门了,里面没有回音,昨天阿姨和我说你去开会了,我以为你一定很累了在休息边狠不下心来打扰你,我就没有再敲门了
    舒婷 :是这样啊,也许那时我们在里面聊天没有听见。其实我在今天早上就等着你来,等了半天了,现在终于来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有点弄巧成拙的感觉)
   (“吃饭吧”她家的阿姨亲切地对我说,我和舒婷同坐在一个饭桌上,边吃边聊,其间,舒婷阿姨不停底朝我碗里夹菜)

 
    柔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新诗文化曾   一度辉煌,也可以说是新诗到了一个颠峰期,那时涌现出许多像您一样伟大的诗人如顾城海子等,可以说是你们把新诗带入一个新的境界一个新的高潮,你可以描绘一下当时的诗坛吗?
    舒婷:中华民族曾一度陷入危难,解放之后也不是那
么太平,我们那一代人说来是很不辛的,正赶上那个动乱的年代,而处身其间就无法挥去内心的隐痛,于是便有了许多心愿及神往,我们只是在做一种表述,于是这种诗意的表达便在太多人的心里引起共鸣,由动乱到和平的转型是历史的幸运,我们都很懂得珍惜,新诗在那样的氛围中就容易找到扎根的土壤,那时的诗坛大约就是这样。
    舒婷: 中国一直被誉为诗的国度,但其实被誉为诗的国度的中国却只能是唐朝。唐朝以后,诗歌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宋词也只能说是诗歌文化的派生是诗歌的回光反照,然后五四时期地外来文化为诗歌注入新的生机,新诗出现第一次高潮。这也好似前期的摇滚歌曲,它的深入人心最重要的是在于发现,可时至现在,人们一直在叫嚣新诗的不合时宜,这是不是社会环境的影响呢?现代人物质生活较为充裕,喜欢休闲的生活,而诗歌是属于高雅高深文化的范畴,所以诗歌的生存环境很受影响,而现在的诗坛上诗人各自为阵,却又找不到出口,您以为中国诗坛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舒婷:目前诗坛上最重要的问提是诗人相轻,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诗人看不起诗人。而小说等通俗文化越来越受到市民一族的欢迎还如你说的诗歌的不合时宜,它的生存环境确实受到很大的影响,但这不是主要的,毕竟还有很多人喜欢诗如果诗人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的话就好了,可惜这一点很难做到。目前网络上做的还算可以,网络也可以算是为新诗另辟一条道路,一块园地。
    舒婷:现代的许多诗人。他们只是为作诗而作诗,而不是拿生命来作诗,这一点很是违背诗歌其实是一种鲜活的生命这一作诗的宗旨,且后现代派如她们派莽汉主义派有把新诗带入一种误区,在反传统的同时又没有学好传统用好传统,其实传统与现代是一对矛盾的东西,面对传统我们既不能拘泥,也不能狂妄,这一点许多老诗人现在做的也不好,刊物都注重于圈子,而圈外的人就难进去,像许多诗刊如〈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等上发表的许多作品现代人读不出其中的味道,既无哲理也无心情更无美感,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由此,你可以说一说新诗的前景么?
    舒婷:尽管目前诗坛出现了许多问题,但总体来说新诗的前景还是光明的,谁说现代诗不好呢?那是他们没有用心去读现代诗,现代还有许多年轻的诗人,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于是她便说了几个诗人,我记不清了)他们写的诗也很好,未来在你们自己手中,这还需要你们一起努力.

                              家庭和睦   儿子有为

    柔风:你家的房子也蛮好看的,很别致的,请问您在鼓浪屿上生活了多少年啊 ?
    舒婷:生活了很多年了哦,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柔风:那你的房子里怎么摆这么一大柜子玩具呀?
    舒婷:那是我儿子小时侯玩的,现在虽然长大了,但也不能扔掉啊。
    柔风:那你的儿子现在多大?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舒婷:他是八三年出生的,现在在上大学。他学习很用功,当年考了厦门市前几名,超过北大分数线几十分。但当时没敢填,只填了一个提前录取的院校,结果就被录取到北京师范大学去了。他的文章写的也很好。
    柔风:那叔叔是干什么的呀?
    舒婷:我丈夫呀,他是个评论家,同时也是个老师。这几天他身体不好,生病了,是在大海里游泳耳朵灌水了。(“你到医院去看看啊!”舒婷对他丈夫说。这时他的丈夫走了出来,他们相视一笑——很甜蜜的一笑。)


                                  立身之本与兴趣之源

    舒婷:你这次远行的目的就是来找我吗?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目的?
    柔风:一是为了访问您,一是为了许找诗意。
    舒婷:寻找诗意?你的家乡在大别山区,那里就没有诗意吗?为何要四处跑呢?一个小孩子,多不安全啊 !
    柔风:其实诗意与流浪是分不开的。在一个地放呆久了,就会觉的乏味,那个时候就渴望着有一次远行,而感觉流浪的时候便会产生对于家乡很强烈的依恋;和一座陌生的山对话,与一泓异地的水接触,都会有很不同的诗意的感觉。
    舒婷:那是因为你们年轻啊!年轻人 就喜欢冲动,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情。冲动其实是一种激情,而激情对诗歌来说又是很重要的。不过你还是早点回家,免的你家人担心。
    柔风:回家啊,回到学校,一切又涛声依旧。其实是个很无聊 的地方,老师讲的尽是一些套话,许多课程开的也很无聊。大学里其实学不到什么东西,而大学生们经常都有一种自满心理,以为自己走进了象牙塔自己便会长出象牙,其实几年过后还是与初进来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改变就是白了少年头。
    舒婷:砹......中国的教育确实存在许多问题,正如你所说,但你们既然置身其中,就无法摆脱。毕竟太多的人在走着这样的一条路,你还是要得先把书读好,毕业以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是立身之本啊。只有先有了立身之本,才可以更好地去寻兴趣之源。
    柔风:说到立身之本,我有想起了一个东西,捉人一出生不久就长满了牙,可以吃东西,而手是与生俱来的,可以寻食物,这也是立身之本啊!
    舒婷:你这孩子呀,怎么这么说呢/太多的人在走着同一条路,那这条路就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你想通过别的途径,吗是很难的,人要善待自己。

                                      关怀:几件小事

    不知不觉已和舒婷阿姨聊了三个多小时,该问的基本呢的也都问 了,她六点多还有个朋友聚会,我也就不再打扰她了。
    临行时,舒婷阿姨送了我许多东西,一本她的诗集,一只很漂亮的小钟,钟的上面镶着一个水晶的地球仪,她是要珍惜时间,并且要胸怀天下的,还有一袋水果,说刚刚 要是给我吃我肯定不好意思吃,那就带着在路上吃。
    最后她递给我一只信封,她说这是一点钱,你在路上买点东西吃。我说什么也不肯要。她说你要不要我就生气了。我便又只好收下。
    从舒婷家出来,我走的特别的快,就像脚下生了翅膀,如释负重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轻松与愉快。转眼间已至巷口,再回首,看一看那扇诗人之门,几点绿叶掩映的小院子,我在心里默默地为舒婷阿姨祝福——祝你平安幸福,祝你快乐永远......

相关热词搜索:柔风 鼓浪屿 舒婷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北岛: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北岛访谈录)
下一篇:安琪:于坚访谈:我一直是个故乡诗人

分享到: 收藏